您的位置:首页>文化园地>警钟长鸣
玫瑰虽美 小心有刺——我在驻外工作期间遇到的“粉红陷阱”
发表时间:2019/12/12来源:《保密工作》杂志2019年第3期

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季,国内南方一些地方连日阴雨,有人开玩笑说:“年龄46.7亿岁的太阳公公走失了,我们的床铺如冰窖一样,床单像刚用湿布擦过的凉席,分分钟感觉自己在尿床。”这让我想起了曾经的驻外工作经历。


20多年前,我被派往万里之遥的南美履职。当时孩子还小,妻子只能留在国内,边工作边照顾家,放我一人单飞。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,那里一年中有近半年是阴天,雾蒙蒙海天一色,遍寻太阳而不见。房间里的抽湿机一夜之间就能积下满满一桶水。鞋放在床下,几天后就变成“翻毛”的,真是“润物细无声”。好在使馆给每个房间都配发了电暖气,能驱散些潮气、解决些问题。如果说,相对艰苦的生活条件对我们年轻的外交官是一种考验的话,那么,更严峻的考验则是当地错综复杂的政治环境。


“请教问题”的不速之客

一天下午,在传达室值班的外籍秘书说,有人找我。来到会客室,只见不速之客是位相当漂亮的姑娘。当地人多属于土著与欧洲殖民者通婚的后代,皮肤一般较黑较粗糙,个子也偏矮。而眼前这位大不相同:皮肤很好,脸庞闪着瓷光;身材不错,亭亭玉立;一双眼睛也顾盼生辉。不过,美则美矣,却少了几分清纯,脚上一双当地少有的高筒黑皮靴,也显露出张扬的气场。她自称是某大学国际关系专业的在校生,正在写一篇关于台湾问题的论文,有几个地方弄不明白,所以前来咨询。


涉台问题是我们对外宣传的重点之一,有送上门的工作,何乐而不为。于是,我从历史讲起,试图给她解释清楚。一口气讲了十几分钟后,我端起茶杯润嗓子。这时,我突然感觉有些异常:一是对方似乎并没有认真研究过台湾,因为提不出几个像样的问题。二是没有认真记录我的讲解内容,甚至连笔记本都没带,只是盯着我看,看得我心里发毛。三是东拉西扯,经常跑题。我刚说到郑成功收回宝岛,她就突然问起使馆的编制和工资待遇;我正试图向她解释“九二共识”,她又对使馆政治处的职责表现出浓厚的兴趣。


我们在出国前的培训中曾接受过保密教育,“内外有别”这根弦时刻不敢松懈。她“漫不经心”的几次试探,都被我有礼貌地挡了回去。眼看问不出感兴趣的内容,她只好站起身告辞,登上门外一辆早已等候的汽车绝尘而去。


送客后,我心里犯嘀咕,总觉得这事儿有点儿不对劲。以前我也接待过不少在校生,回答过各式问题,但感觉都和今天不一样。向上级汇报后,领导让我继续提高警惕,注意观察动向。


一周后,“美女”又来了。同样是不打招呼、不期而至(好像她知道我那天正好在使馆里一样);同样是独来独往、与我一对一。一见面她就很热情地说,上一次我的解答和讲述“好极了”,让她“收获不小”。为了表示感谢,她准备安排一次远足,陪我到外地几个地方转转。“你一定会非常喜欢”,她冲我眨着眼睛,十分妩媚地笑着说。 我笑了笑,没吭气,继续“讲课”。而对方显然心不在焉,不一会儿就说家里还有事,要赶紧回去。我起身送客,她突然又提出让我开车送她。理由是,今天来接她的司机病了,而公交站离这里又很远。我想了想,点头应允,让她稍等片刻。我转身走到后面的院子,把正在打球的厨师小李拉了过来,让他陪我同行。


正在车库门口优哉游哉的“美女”看见忽然出现的“第三者”,脸色“刷”地变了。她一言不发地上了车,一路闷闷不乐,我心里暗暗发笑。十几分钟后,车行至一个路口等红灯时,“美女”忽然说,她家就在前面不远,走几步就到,话音未落,就兀自打开车门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
然后呢?就没有“然后”了。黄鹤一去不复返,泥牛入海无消息。事后,小李常打趣,说他这个电灯泡搅了我的“好事”。我回答:“还要感谢你呢。没你这个电灯泡照亮,说不定眼前一黑,就掉进坑里啦!”


“一见如故”的“老乡”双姝

10年后,我又“有幸”被另一场“艳遇”砸中。那时我在某西方大国驻外工作,担任某地区组织副观察员。同样的是,夫人不在身边,我成为使馆“光棍俱乐部”的临时成员;不同的是,这一次与我邂逅的是双姝——两位华裔女青年。


在一次外事活动中,两位标准学生打扮的漂亮姑娘与我“不期而遇”。其中一位口齿伶俐,眉飞色舞,显得很精明;另一位则很文静寡言,像是被拉来作陪的。前者眼睛很大,后者眼睛细小。“大眼妹”说,她俩在当地朋友不多,见到我这个老乡,倍感亲切,好像有说不完的话要倾诉。


由于不清楚对方的来历,对她连珠炮一般的提问,我只以“也许、似乎、大概是,然而、未必、不见得”这样的模糊语言敷衍,和她们“打太极拳”。活动结束,分手之前,她表示意犹未尽,想再聚一次,听我详细介绍一下国内的发展情况。


我有每天晚上睡觉前把白天的事在脑海中回放一遍的习惯。仔细想想,这对“姐妹花”的言谈举止,特别是“大眼妹”的表现,有不少可疑之处。一是她们对自己的情况闪烁其词,虽经我再三询问,但是始终不说来自国内什么地方,现在在哪所学校、哪个系念书,居住在哪里。二是对我的个人情况表现出浓厚的兴趣,尤其对工作细节问个不停,还美其名曰,对我这个人“一见如故”。三是作为留学生,本应把使馆的教育处、文化处作为主要联系对象,可她们却对我这个副观察员表现出极大的兴趣,有点儿莫名其妙。


为了摸清情况,我叫上一位同事,在约定时间来到约定地点。那对“姐妹花”早已在等待。见我如约赴会,她俩很高兴,但看见我身边还有另外一人,脸色马上黯淡下来,话也不像上次那么多了。不出我所料,看到无缝插针,这两位“老乡”后来也像《封神演义》里的土行孙一样遁了形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洁身自好 慎独自持

在修身养性方面,中国古代儒家有“慎独”的说法,意思是在独处时也要谨慎不苟。经过这两件事,我对这个词有了更深的理解。有时候,独自一人在外,面临的诱惑和陷阱,比夫妻二人同行时更多。一个人的定力、自觉性强不强,在这时会暴露无遗。因此,更需要我们以外事纪律严格要求自己,不被物累、不为情牵。做到“百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”。要时刻记住,天上可以掉飞机,但不会掉馅饼。在突然降临的“好事”“艳遇”后面,很可能另藏玄机。只有洁身自好、对自己有约束,才能对局面有掌控。


  此外,面对复杂的外部环境,应该有自我保护意识。感情冲动、“一见如故”,往往是不幸的开始。要注意内外有别,避免“自作多情”,与工作对象时刻保持必要距离,切不可因为“怜香惜玉”而放松警惕。防范意识和保护措施到位,诱惑再多,也是“媚眼拋给瞎子看”。否则,就有可能陷入有口难辩、十分被动的窘境。

山西省保密局 山西省保密局